第097章 九天上仙的传人

  “我到是觉得相比起太阳来,月亮的光辉太小!”龙华没有任何客气,懒懒的看了西门震一眼,转身,直径从西门冷雪走去。网
  在转身的那一刹那,眼里闪过一道奇特光芒看向张强。‘有能力的人,龙华向来是很喜欢的。而张强在龙华看来,还算不错。所以张强在见到龙华的之后,命运已经被龙华安排,要么臣服、要么毁灭,当然也可以选择逃脱……’
  “龙华,你太不识抬举了!今日就算你是小雪儿的男朋友,老夫也要教训一下你这个小子,看招……”龙华如此不给面子,让西门震立时大怒,右手一挥,整个大厅之中,除了京都帮一些核心人物之外,就只有西门冷雪妩媚的站立着,无数冰冷的枪管立时出现,对准大厅任何一处。
  西门震苍老的身影里,一股凌利的气息出来,整个人有如一个苍鹰般朝龙华扑来。龙华则依然还是那带回副懒懒的样子,整个人好像没有重量般,不可思议的向后飘浮十米。“呵呵,真不想堂堂的京都帮帮主,实力如此不俗,50极灵者的战力,真是难得!”
  “哼……”西门震一声冷哼,速度再提,向着龙华再扑去,龙华却还是那个样子,像是一个鬼魂般,没有一点重量的荡漾在西门震的四周,任西门震有万般力量,也无法碰到龙华的衣角。这看起来完全像是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,可惜这只猫太老,而这只老鼠却并不仅仅是鼠那么简单。
  “冷雪,看到你们家也不简单哦!”闲得无聊的龙华,在西门冷雪洁白的脸上亲了一下,轻轻说道。
  “那龙龙也不简单哦!嘻嘻……龙龙快点告诉人家龙龙是什么人,不准骗人家哦。”西门冷雪神色没有任何变化,妩媚的笑道。
  “这个有没有什么奖励的?”龙华把脸伸到西门冷雪面前,轻轻的道。然后整个人又再次消失。
  “人家整个人都是你的了,还有什么奖励吗?要不我们下次来个‘冰火双重天’,嘻嘻……”西门冷雪跺脚,脸上浮现起一股粉红色,嘟着小嘴道。顿时整个大厅鲜血淋漓,倒地一片。
  龙华却是不明所以的脸色出现在西门冷雪的前面,问道:“你整个人怎么是我的了,还有那个什么‘冰火双重天’,是什么东东哦!”
  轰……正在奋力追赶龙华的老人,硬生生的被龙华的话轰后三步,在场的数人轰然倒地,无语问天,大骂:‘狗男女’。
  “告诉人家,人家晚上就告诉你哩?”更打击某些可怜心灵的话,从西门冷雪口中道出。
  “哦!其实你龙龙我乃九天上仙之传人,自小纵横于千万大山之中,学法悟道,以求来日除暴安良,奈何事不与人愿,我学法有成,下山方知山中无一日世上已千年。红尘已变,我心何在,有心回力,却无力可施。终只能隐藏于学院之中,学红尘之学,求曲线救国,唉……我本善良,奈何世人皆不懂我哉……唉……”龙华双手负背,一脸期待、向往、无奈之色,仰天而叹,真乃一个心怀天下却天下不由已的圣贤。
  “嘻嘻……那龙龙传自哪个九天上仙呢?”西门冷雪却是一脸正经、期待的问道。
  “师父之名,我终身不能忘。奈何师父交代不得与他人言他之称号,免得我借他之威,行不善之事!”龙华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敬仰之色,无比怀念的道。
  “真的吗?那确实不能说哩!龙龙,那你能告诉我学的是什么法,可以除妖吗?”西门冷雪一脸叹息的道。
  “妖怪之事,不可与人言,我学之法,乃成仙之法,不足为外人道哉!”龙华紧张惜惜的看了一眼四周,突然抱着西门冷雪的蛮腰,神秘的道。但声音之大,却是让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气得所有人心中大骂:狗男女就是狗男女,***,你们能不能不这样恶心啊!九天上仙、学法悟道、除暴安良……**,你真的以为自己在演戏啊!真的以为我们是傻子啊!
  西门震也是听不下去,直接道:“小雪儿,你们今晚是要在这里休息还是要回学校的,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,要是回去的话,九叔马上安排人送你们!”
  “龙龙,你说我们回不回去呢?”西门冷雪一脸满意的躺在龙华的怀里,问道。
  “不回,坚决不回!刚才不是说好了吗?你要晚上告诉我那个什么‘冰火二重天’的,还有整个人都给我的,如果我们现在回去,哪赶得急啊!现在马上就得去了。”龙华立马摇头道。气得西门震脸色铁青,让在场的男人,脸色涨红。想想如此一个尤物在自己身下迎合,那将是多么美妙之事啊!
  “龙龙,不吗?人家都说了来那个了,不行!真的不行哦!”西门冷雪双峰摩擦着龙华的胸膛,嘴唇不断吻着龙华的各处,撒娇的道。看得一旁数人更是再也忍不住,一把冲出大门,疯狂的咆哮去了,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。
  龙华亦是双眼冲血,双手紧握,强行压下心中的冲动,懒懒的点头道:“好吧?”
  “嘻嘻……龙龙最好了,我先走了!免得龙龙忍不住把人家吃了,嘻嘻……”西门冷雪最后在龙华心中狠狠的一咬,然后整个人如同一阵风一般,冲出大门,消失不见。
  龙华无奈的摇了摇头,也不看在场任何人一眼,拿出一支无嘴无牌,狠狠的抽上一口,吞云吐雾,直接向大门走去,懒懒的道:“我等你!”然后,一个人,一支烟,一个背影,一缕冬风,渐渐的消失在所有人的眼中。
  直到龙华消失数分钟后,西门震的书房之中,西门冷雪的身影慢慢浮现,一脸冷漠,完全没有一点笑容,仿佛没有一丝感情。右手之中,紧紧的握着一个小巧的遥控器,心中仿佛在做着某种激烈的斗争般,最后,小巧遥控器上的一个红色健被西门冷雪狠狠的按下,一道光幕在西门冷雪的前面升起。
  ..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