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6章 无法无天

  “不相信?”青青回答得很干脆。..网
  龙华突然坐起来,无比正经的看着青青,伸出右手道:“你好,免贵姓龙,名华,你可以叫我龙华,华夏大学一名学生,很高兴认识小姐你!”
  “你好,免贵姓青,名青,你可以叫青青,黑暗世界青帮大小姐,很高兴认识公子你!”青青也不含糊,正经危坐,伸出右手,与龙华紧紧的一握。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两人同时大笑,眼睛之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,大笑后的两人,紧紧的抱在一起,无属于爱情、无属于**、无属于利益,有的只是一种心与心的交流。因为从本质上来说,两人内心都是那种将生死置之度外,做起事来之辈,喊杀就杀,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。
  一个拥抱代表着双方的认同,而龙华也是史无前例的没有对青青先前的行为要进行什么报复,连提都没有提!
  “喝……”拥抱之后,龙华随时拿起茶桌上的红酒,邪笑一声,一口而光。青青自然也不甘落后,也是一口一杯,仰头而光。
  “再来!”龙华一次次拿起两杯,一口而光道。
  “谁怕谁!”青青自不甘落后,一手三杯,大口而光。
  两人,像是一对敌人、也像是朋友般,开始疯狂的拼起酒来,而做为主人的西门震则更是直接,等到两人喝光了茶桌上的红酒,直接换成了白酒,一瓶一瓶的在两人面前摆开,浓烈酒气,布满整个大厅,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,看向这两个把酒当水喝的少男少女。
  西门冷雪则是一直站在西门震的旁边,带着媚尽天下的笑容,静静的看着,什么话也不说,就这样看着!
  “你输了!”龙华放过手中第三十瓶白酒,对着青青道。
  “嘿嘿……很好、很好……龙华,你知道吗?你是第一个人喝赢我青青之人,真的很舒服、很轻松。走了,希望下次我们见面之时,龙华你还没有死,那时我青青一定把你龙华当作我的一个朋友,哈哈……”青青双脸红润,双手之上,两只妖孽凤凰更是有如实质般浮现,妖孽的红光仿佛不断在青青身上流动,一种妖孽的美,与天争辉。在场的男人看见青青的眼光之中,不可抑制的生出一种欲火,**之火!起身,随着光灯舞动,有如一个振翅高飞之妖孽凤凰,轻轻的在龙华额头之上一吻,青青化凤而去。
  龙华下意识的用手在自己额头之上,摸了摸,对着西门冷雪轻轻的一笑,然后,再次懒懒的躺在沙发之上,仿佛在这一刻睡着了般。舞会亦再次开始,古典的音乐,响彻全场,高贵的公子、小姐在舞池之中翩翩起舞,仿佛刚才之事从未发生过一样,和谐、优美的气质荡漾四周,只有那一道懒懒躺在沙发之上的人影,如此的独特。
  ‘他一言不合敢杀华夏黑道当之无愧的太子,他又敢强吻华夏黑道最可怕的妖女,最后两人竟然把酒言欢,妖女直言下次可以再见这个穷小子可以成为她的第一个朋友,这将是多大的份量。他叫龙华,但龙华又是谁,身上到底有何种魔力?’舞会之上的人,总会在看向龙华的某个眼神之中如是想道。
  时间悠然过去,做为最耀眼的西门冷雪,除了和西门震跳了第一支舞外,竟孤单单的站在那里,无一人绅士敢来请其跳上一个,不是不想,而是怕,怕那个有如死人躺在沙发之上的少年。
  对于如此一个的魔鬼,绝对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测的,而相比于生命来说,抱美人在怀还是要差上一筹的。
  舞会在热闹的气氛之中结束,受了太多惊吓的人,不断离开!龙华准时的醒来,站起身来,手往口袋里一伸,一支无嘴无牌香烟出来在手中,点燃,狠狠的抽上一口,吞云吐雾,踏步向前。
  突然,双眼一亮,整个人大步向前,走到一个男子的身边,微笑道:“张强,又见面了哦!一起喝一杯。”
  张强本微笑的脸立马变得比苦瓜还苦,不自觉的退后两步,看向龙华道:“我们可不熟,不要玩了好吗?这样会出人命的。”
  龙华嘴角滑过一道邪笑,脸色却还是那份微笑,很是奇怪的大叫:“什么?有人要杀你张强的人命,难道他们不知道你张强是我龙华有兄弟吗?兄弟,你说到底是谁要杀你。兄弟我先去宰了他再说,放心,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兄弟我不敢宰的人,像那个什么洪门的洪少,如果不是冷雪发话,兄弟我早就宰了他了……”
  “龙华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!算我求你了,好吗?”张强脸色越来越差,最后惨白惨白的,语气有气无力的道。张强身边之人,看向张强的眼神都变了……
  更加奇怪的脸色出来在龙华脸上,看起来好像完全不懂张强所说的意思般,很是苦恼的道:“强哥,我们是兄弟啊!我哪有什么意思呢?再说我们如此兄弟,有什么话就说,不需要求我的。”
  “我掐死你!”张强暴怒,整个人突然冲到龙华面前,双手死死的掐着龙华脖子,盯着那张可恶的嘴脸。
  龙华立时大叫:“兄弟,别玩了!这么多人看着不好玩哩!”大叫的同时,用只有张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:“唉,不知道京都帮会不会为了你而得罪洪门!”
  “你……”张强更高愤怒,但却被一个苍老的手抓住,无奈的松手,向后二步,死死的盯着龙华,那只苍老的手正是西门震,西门冷雪的九叔,而龙华则是西门冷雪的男朋友,两人无形之中自有一层关系,可惜,两人从见面开始,就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  “孩子,木秀于林,风必催之。这个世上有能力之人有上天之星星,可惜,有太多的人不知道做人,永远只给做星星而做不了月亮。”看着龙华,西门震沧桑的声音带着点点愤怒。由不得西门震不愤怒,本来好好的一个舞会,由于龙华的出现而完全破坏,他西门震的面子也算是丢尽,可是由于西门冷雪的关系,他西门震又不能发怒,不然……
  ..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