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5章 一跃成灵,极痛下的蜕变

  otice:session_stat:ps_files_cleanup_di:opendi(c:\windows\temp\)failed:aglisttoolong(7)e:\oot\z\include\line3
  京都郊外一座废弃的工厂房内,许天章与袁玉莹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地上,重神有如小山一般站在窗边,看着雪白的世界。网蛇女则是整个人躺在许天章身边,小手不断的游荡的许天章的身体之上。
  而厂房的最上面,一道漆黑的身影静静的卧立,时刻等待着下一个猎物的到来。整个厂房之中,一股子粉红之气不断蔓延。许天章缓缓的睁开双眸,冰冷的眼神看着蛇女,右手想要划过一道弧线,冰冷的杀气直袭蛇女的脖子处。但是却发现全身上下,没有一丝力气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蛇女那舌头不断在自己脸上游动。
  “为什么?”许天章眼里冷意依然,盯着蛇女。
  “奴家就是喜欢你,就是喜欢……你为什么不要奴家,既然你不要奴家,奴家就要你,把你锁在奴家的房里,让你成为奴家一个人的。”蛇女手上的动作更加猛烈,嘴里带着小女人妩媚与霸道,像是一个撒娇的媳妇道。[t]
  “我不值得你如此做?”许天章神色不变,冷冷的道。
  “你这个坏家伙怎么这么讨厌,当年在大沙漠之中时,我们两个相依为命,为什么你现在忘了,为什么不理我了,是不是为了你身边的那个女人!好,你不是喜欢她吗?我就要杀了她,以你最不愿意的方法杀了她。”本一脸深情的蛇女说着说着,脸色变得无比阴冷,看着袁玉莹的脸色要多差就有多差。在许天章越来越恐惧的眼神注视下,慢慢站起来,走到就算睡着了还挂着微笑的袁玉莹身边。
  “冰,你看看你的小女朋友睡得多香!还有这一丝微笑,多美!嘿嘿……她竟然还是一个**呢?真是不可思议,只是不知道你这小女朋友发起情来,最后会用什么来满足她呢?重神,是一块石头!枪,一块铁!冰,你说你要看一块石头跟你的小女朋友玩呢?还是一块铁跟你的小女朋友玩呢?亦或是我这一条蛇跟你的小女朋友玩,要不就是我吧?今天姐姐就让你见识一下姐姐的功夫!”
  “蛇,你是要敢这样做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许天章的脸色冰冷到前所未有的地步,紧咬牙齿,一字一字的从牙尖说出。
  “嘿嘿……姐姐我就喜欢你的冰冷……”蛇女向着许天章抛了一个媚眼,手里却拿出一颗粉红色的药丸,往嘴里一丢,双唇与袁玉莹相对,一股粉红色气体流入袁玉莹的身体之中,从外面看起来,袁玉莹整个身体迅速都被淡淡的粉红色所包围。
  “奇欢合合散,不……不……不……蛇女,你不可能这样做……”许天章这一刻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,大声叫道。
  “冰,你失态了!你知道这样会让我很讨厌吗?我喜欢冰冷冷的你;喜欢什么事情在你眼里如此不值一提的你;喜欢就算死也可毫不在意的你……但是你今天竟然为了一个女子失态了,知道这会让我有多愤怒吗?这不可以的、不可以的,冰,你醒醒吧?你是一个杀手,地下世界四榜之血榜杀手,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,你不能为她失态,不能。所以她必须死,必须……”
  “你怎么还不出现,你不是保证这个世界除了我们两人以外,没有人能折散我们吗?现在你在哪里……你给我出来啊……”许天章泪如雨下,整个人不断的颤抖着,声音更是前所未有的加大,对着厂房的天空大声叫道。
  许天章的喊声,惊动了重神、蛇女、血枪三人,不自觉的三人的目光开始看向四周,但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  袁玉莹这时开始醒来,整个人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,脸红如潮,眼媚如丝,鼻哼如情……双手不自觉的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起来。
  许天章整个人更加恐惧,不断的颤抖,牙齿生生的被咬出血来,双眸充血,红若妖怪。啊……当内心的恐惧达到极限之时,许天章整个突然跳起,向着蛇女扑去,满眼冰冷。
  蛇女嘴角闪过一道满意的笑容。“冰,你终于成功呢?嘿嘿……”
  “是啊!天章终于迈出了他人生最重要的一步,我不得不谢谢你们的帮忙,让我得到如此一员大将,呵呵……”还没有等蛇女笑完,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在整个厂房之中响起,让在场的五人都是一惊,许天章一惊之后却是无尽的喜意。
  “哪个缩头乌龟,有本事就出来……”蛇女脸色阴沉,看着四周,大声骂道,可还没有等话说完,整个人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抓掐住了脖子般,整个人不断的向上升着,脸色越来越差。
  “谁!”重神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,大喝道。但是依然是那一只无形的手,整个人和蛇女一般,被提了起来!
  呜……这是第三只无形的手,陷着的是一个完成被黑色包围的细小身影,正是血枪。
  “给我出去吧?真是三个不知好歹的东西,竟然想要在这里破坏人家的好事。嘿嘿……两个小家伙你们慢慢来,玩得尽性点!”冰冷的声音再次传出,无数道气劲凝空冲进许天章的身体之中。
  轰、轰、轰……这是许天章沉迷在袁玉莹的欲火里听到的最后声音。这三道声音,似乎彻底让许天章放下了心里的某种牵挂,与袁玉莹交织在一起,男女兴奋交织的声音响彻大地……
  某个躲在暗地的人,失望的走了出来,随手弹掉手中的烟头,摇了摇道:“真是初哥,还不看小太日的东西,不过现场直播就是现场直播,偶尔看一下也不错的……”
  ..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