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4章 该来的,终究会来

  有一些事,总有一天会来!有一些人,总要去面对!有一些战斗,无处不在……命运,一个接着一个,永远不会让人安心。网
  袁玉莹很高兴,在雪中,她就像是一个天使,跳动着、微笑着……不,袁玉莹此时在许天章眼里,就是一个天使,比天使还美的天使。
  这是许天章和袁玉莹在一起后,第一次单独的约会。在古武会即将与太日柔道会大战期间,两人偷跑出来的。没有在华夏大学,因为华夏大学太火热,热得任何一个进入其中的人,热血都会不由自主的燃起,就算女生也难以避免。
  “天章,我说我们去哪里好呢?听说别的情侣约会都要去看电影、游公园、拍大头贴、游街、看日落……(略去少女脑中想到的一万字),我们约会去哪里呢?”跳动在雪中,袁玉莹看着比雪还冷、比冰还酷的许天章,高兴的问道。t/
  “随你!”许天章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点头道。但是这个笑容却是让袁玉莹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般,跳到许天章的身边,大声道:“天章,你刚才笑了!真的,笑了,好帅!哈哈……是为我而笑的吗?”
  “和莹在一起,想笑,但不知道怎么笑!”许天章依然露出比哭还笑的笑容道。
  袁玉莹却是眼冒桃心,看着许天章,整个人突然抱着许天章,带着丝丝颤抖的声音道:“天章,我们要永远都不分开,就算死我们也要在一起,好吗?”
  “不要怕,一切有我!没有谁能伤害你的!”许天章双眸看着天空飘动的雪花,露出无比坚毅的目光。
  “嗯……”袁玉莹紧紧的抱着许天章的身子,感觉着这具冰冷的身体之中,那颗火热的心,很温暖、很舒服……
  碰……突然,一颗子弹呼啸而来,但被许天章环抱着袁玉莹在地上打滚躲开,子弹穿透积雪,打在水泥地面之上,发出响起。滚在地上的许天章没有动,眼里放出有如实质般的冰冷气息,静静的盯着前方,口袋里的一个信号器,无声间被掐成粉碎。‘来了,终究是再次来了!’
  “天章……”被许天章压在下面袁玉莹声音带着颤抖,想要说话,但却被许天章冰冷的嘴巴包围住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雪的冰冷无比阻止两人火热的嘴唇,这是他们第一次热吻,严格说起来两人都是初吻,牙齿与牙齿不断的打着架,很笨拙,但很美,有爱就美。特别是在这生死之间,更是有一种火热的气息荡漾在两人心中。
  “嘿嘿……真是想不到,闻名地下世界的‘冰’,竟然如此痴情、如此热情……嘿嘿……好美的吻,可惜,‘冰’你身下的美人不知道如何让你享受,要是换作是姐姐,保证让‘冰’你**。宝贝,快点……‘冰’,怎么样,奴家这叫声能不能让宝贝你兴奋……”一名女子,眼带春笑,脸如春桃,身若无骨,走动之间,桃色气息荡漾在四周,真是应了那句‘美人如蛇,蛇如美人!’,女子每说一句话,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摆动,其嘴里发出的声音,直叫人消魂,心血澎湃。与女子对面的是一个男子,一身黑色风衣,戴着一副墨镜,整个人重若泰山,仿佛世界任何事都无法引起他兴趣般。
  许天章扶着袁玉莹起来,冰冷的脸不由的变了变,语气还是如此冰冷,却带着丝丝感叹:“想不到他们会派你们三个来,真是太看得起我许天章,蛇女、重神、血枪!”
  “嘿嘿……为了地下世界潜力无限的‘冰’,我们三个出动并不为过,‘冰’奴家好想你,回来吧?奴家会好好爱你的……”蛇女依然是那副春笑,舌头转动间红润的嘴唇,脸色越来越红润。
  “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?玉莹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,为什么不放过她,为什么要如此穷追不舍。如果你们为我而来,那么我可以跟着你们着,但请你们放过她。”许天章看都没有看蛇女,冰冷的双眸,紧紧的盯着重神。怀中的袁玉莹突然的紧紧的抱着许天章,不断的摇着头,以表其心。
  “冰你这个小坏蛋,真是让奴家又爱又恨,为什么每次见到你,奴家都会忍不住,为什么不从了奴家,奴家会让你享受前所未有的快感的。呜呜……”一脸红润满足的蛇女,时不时对着许天章抛个媚眼,最后像是哭了般。
  “天章,她怎么这样?”袁玉莹满脸通红,实在是看不下去,整个人都缩在许天章的怀里,颤抖的道。
  “她就是一条整天只知道乱搞的蛇,不要理她!重神,算我‘血冰’求你?”许天章拍了拍袁玉莹的头,示意其安心,目光仍然是看着重神。
  “规则不可改变,无需问结果!生或是死,选择?”重神第一次开口讲话,声音之粗,有如万马齐奔、有如泰山压顶。
  “那,战吧!”许天章没有再问,整个人在这一刻突然化为万年玄冰,很冷、很冷……让袁玉莹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。
  “好!”重神吐出有如山一般的好字,整个就突然出来在许天章的前面,一掌下去,许天章抱着袁玉莹重伤飞出十几米跑。力量与速度根本没有一起层次上,最后,许天章看了一眼还是那样重若泰山、沉稳无比的重神,眼里闪烁着浓浓的不甘,就晕倒。
  “按计划,带走!”重神没有再看在场的任何一人,直接转身而去。
  ..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