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6章 唉,麻烦的女人啊

  “嘻嘻……上天不是派了你这个魔鬼来收我了吗?龙龙,人家今天漂亮吗?人家可是知道龙龙你在这里,特意打扮了呢?”西门冷雪一笑,双手环抱住龙华右臂,那一对雪白的神女峰,更是不断的摩察着龙华的身体。t/网龙华一低头,就可以看到一对雪白、雪白的东西,不断在自己眼前起浮,拔动着龙华的神经。
  “我上一世其实是上帝,突然觉得想要体验世俗的生活,故轮回下地狱!所以我们是永远是对立的,魔鬼,你可不要靠近我,不然说不定我有哪一天可能会灭了你。”龙华懒懒的神情突然变得无比正经,双眸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,盯着西门冷雪。
  “嘻嘻……就算你是上帝,我西门冷雪也要把你变成魔鬼。然后我们再一起下地狱。”西门冷雪却是丝毫没有理会龙华的表情,整个几乎掉在龙华身上,嘴里吐出一股一股热气,不断钻进龙华的耳边之中,痒痒的,但很舒服,舒服的可以让人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,瞬间把一个人的**都燃烧起来,可以称之为血冲脑顶、欲火烧身。
  真是一个魔鬼、真是一只妖精……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……龙华心中呐喊,身子不自觉的弯了弯,强行挣脱掉西门冷雪的束缚,苦笑的摇了摇头:“你这样会让我不由自主的,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,痛苦的是你自己……”而此时龙华心中在流血,如此尤物送上门来,自己不能用,人生最痛苦的事,莫过如此!
  “嘻嘻……人家才不怕呢?姐姐的车就在外面哦!去做做吗……”西门冷雪整个人突然欺身到龙华身前,整个人与龙华几次挨在一起,龙华只要把嘴一伸,就可以亲到西门冷雪洁白的脸,‘男人的罪’带着点点催情做作的香气冲进龙华的鼻子之中。t
  龙华心中呐喊:‘我擦,我根本就是诱惑我犯罪啊!**,受不了了,老天,你不要这么玩我好不好……我会受不了的,这可是犯错啊……’
  “怎么样吗?”西门冷雪舌头突然从嘴时滑出,带着丝丝温暖划过龙华冰冷的脖子。吸……无数的男儿大力吸了一口气,滴滴答答的血滴之声响起。更有甚者直接躺在地上,任凭鼻血直流。
  那神态、那语气、那动作……太诱人了。在这一刹那,龙华的心都不由失守,双手不由自主的升起,想要狠狠的把眼前这个尤物压倒在地,疯狂的索取。但是在最后一秒,龙华停住了手,嘴巴突然一缩,狠狠的在西门冷雪那神女峰上咬了一口,整个人退后两步,懒懒的道:“我这个人虽然自信,但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点的。真的很奇怪你如此骄傲的一个女子,为什么对我这个穷小子投怀送抱!不过这绝对不可能是你爱上我之类的,那是什么……利益,但是我又有什么好利用的呢?西门小姐你能告诉我吗?”
  “不是哩,人家是真的看上你了啦!”西门冷雪神色不变,嘟着嘴,红着脸。
  “哦,不说是吗?那我走了……”龙华懒懒的哦了一声,直接向外走去。西门冷雪赶紧扯住龙华的右手,依然是那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。“那我们一起走吧?先看电影,然后去吃东西,最后人家把自己交给你,好不好……”
  龙华强忍下心头的萌动,看都不看,直接向外走去。所有的京都帮海口堂所属自动的让出一条路出来,一句话也不敢说,而且还要带着一脸恭敬之色。当然这种恭敬不是对着龙华的,而是因为西门冷雪的存在。
  直到走出舞厅,西门冷雪依然是那个样子。这时天色已接近黄昏,西边一抹嫣红,像是一个害羞的姑娘,躲在层层云后。冷冷的冬风卷起最后的黄叶,飘向天边,冬天已不知何时到来了,龙华深深的吸了一口冬天的气息,春天不远了,但这个冬天又会是什么样的呢?来年的春天,到底是不是真的春天?
  无奈的看了一定要跟着自己的西门冷雪,龙华真的很无奈。有些女人,真的不能随便上,如果她西门冷雪不是没有问过‘2012,天地人’,或许龙华会很高兴与这个妖精玩玩,到最后难道吃亏的还是我龙华吗?
  可她西门冷雪问过,如此坦然的问过,所以龙华不想玩!但是如此妖精,说龙华不动心就假的,但是真的不能吃……这种明知道吃得到却不能吃的感觉,很难受、很逼屈……
  “西门冷雪小姐,你确定一定要这样跟着我吗?”
  “嘻嘻……非常确定!”
  “我可会直接带你到宾馆之中,狠狠的干你的哦!”
  “嘻嘻……好期待哦!”
  “那好,给我把眼睛闭上?”
  “嘻嘻……你想要干什么呢?人家好怕怕哦!”西门冷雪还是那个样子,笑靥如花,红唇微起,发出无比诱惑的声音,眼睛却是依言闭上。
  龙华双手抱着西门冷雪的头,挣脱其上,狠狠的在西门冷雪的嘴唇上咬上一口,整个人化为一股风消失不见。
  ‘我玩不起,我还躲不起吗……’极其郁闷离开的龙华,心中恨恨的心想。发誓再也不想见这个妖精。人长得漂亮就行了,何必如此聪明呢?真要人命……
  哼……感觉到龙华突然消失的西门冷雪,眼睛也没有睁开,冷哼一声,突然开启的双眸闪过一道冷色,摸了摸被龙华咬破的红唇,冷冷的一笑,就踏步走进舞厅之中。
  离开后的龙华,郁闷的走在不知名的街道之上,脑袋里不时的浮现西门冷雪的种种神情,脸色一时欢喜、一时无奈、一时痛苦……这个女人太麻烦了,而且……唉,走一步算一步,慢慢来吧?总不至于追到华夏大学来。华夏大学,现在是该回去见见伟大的校长大人之时,冒似刚刚自己出手轻了点,没办法,谁叫自己那么善良呢?想抽死人的,竟然只是抽成重伤,人太善良实在是很无奈的……
  ..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