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0章 又见美女警察

  从未有一个人如此尽显心中之豪气、从未有一个人如此傲视天地苍穹、从未有一个人如同悍不畏死……
  龙华,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。t.网一句一句发自肺腑的声音,仿佛敲在在场所有华夏儿女心中,所有人都在问,问自己、问别人、问天地……华夏,这条沉睡了太久了的神龙,何时才能真正的醒来。
  啊……当悲歌从龙华口中结束之时,龙华仰天咆哮,整个人化为九天之狂龙,双脚化风,双手如锤,几分钟间整个演武场之上就只剩下龙华一人,静静的一战立在巨大的演武场之上,目光回复以往的懒散,静静的拿出无嘴无牌香烟,狠狠的抽上一口,吐出一圈一圈烟雾,透过这些烟雾,似乎可以看到龙华那懒散的眼神变得迷离,没有理会所有人惊讶的目光,龙华朝着一号演武场的大门走去,缓缓的打开,万道金色般的阳光射在龙华身上,为龙华镶上一层金边,有如神,神一步一步的走远,直至消失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。
  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,追出去之时,早已不见龙华的身影。多方打听,亦不能知晓龙华的去向。
  ……
  而此时的龙华,已经又是换上了一身三十块一件的衣服,脸上的伤也奇迹般的复原,走在京都繁华的街头之上,抽着烟,懒懒的,看着一座一座高楼大厦,注视着一个又一个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人。
  ‘希望他们能懂……’浓浓的叹息之声在龙华心中响起。
  碰、碰、碰……突然,几道枪声从街道头的一家名为‘金福金珠宝’传来,路人惊慌受措的开始乱跑,到处都是尖叫。
  三个蒙着面,人手一把手枪,提着一个袋里,疯狂的向着街尾冲着,一路不断的大叫:“你***都给我闪开……”抢徒后面,一道更加疯狂的身影,穿着一身休闲便装,但无法掩饰其修长、完美的身材。头发高高扎成一束,随着跑动间不断的摇摆着,炯炯有神的双眸之中,闪烁着誓不罢休的坚毅。高耸的鼻子,自有一股傲气冲天而起,红润的小嘴,倔强的弯起一道弧线,几滴汗滴晶宝如冰,发出诱人的光芒,白里透红的光芒,更为这个美女增添了几分魔鬼般的诱惑。
  靠在一辆没有品牌的破旧小车上的龙华,懒懒的脸上突然划过一道邪笑,喃道:“美女警察不愧就是美女警察,真是越来越美了。风枫,很有意思的一个名字。”
  碰……美女警察表现了惊人的枪技与完美的心理素质,瞬间抓住一个好的射击角度,不需要任何描准,碰的一声就有一个蒙面人倒地。跑在前面的两个蒙面人,没有任何停留,咆哮着回身向风枫打上一枪,接着又开始跑路。惊谎受措到处奔跑的人,此时却成为了两人完美的掩体。
  突然,龙华的懒散的双眸眯成一线,看向自己10点钟方向一座高楼之顶,一声只有龙华可以听到的声音响起,冰冷的狙击子弹划过一道死神的弧线杀向风枫。在这一刹那,龙华看似很随意的把手中的烟头往上一抛,‘碰!’子弹与烟头在空中恰好相遇,死神的弧线偏离原先的运动轨迹,打在距离风枫不足三十厘米的墙上,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墙体直接打穿。
  以龙华的角度看去,一击不中的狙击手已然离去。只留下一把冰冷的狙击枪横在其上,向世人诉说刚才那一枪就是出自它的手上。
  风枫整个人已经射在旁边的一根柱子之上,脑袋伸出来,想要寻找杀自己之人。恰好一眼看见朝自己邪笑的龙华,无名的怒火瞬间在风枫的心头燃烧,没有任何思考就朝着龙华两枪。
  碰、碰……两枪并没有直接击中龙华,而是打在龙华前面的车上,发生碰然之声,龙华似乎吓傻了般,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,一脸莫名的委屈?
  ‘这叫什么事啊!好说歹说自已也是英雄救美啊!为什么迎接我的就是美人的枪子,这有没有天理啊!我可不求美人以身相许,但怎么也要送上一个香吻吧?这世界还有天理吗……’在龙华心中呐喊自己委屈之时,更加让龙华无奈的事情发生,找不到凶手的美女警察风枫,竟然翻滚间出现在龙华的身边,手中的枪指在龙华的头上,娇喝道: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  龙华心中嗷嗷大哭,但脸上却还那份委屈,带着惊恐的问道:“我认识你吗?”
  “哼,别以为时间久了我就会忘记你,龙华,别装了。快说,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风枫把枪一挺,冷声道。
  龙华脸上的委屈更重,叫屈道:“我不是他啊!龙华是我弟弟,一个无耻的家伙。我叫龙风,一个正直的人。美女警察我可别认错了。”
  “什么?你是龙华的哥哥龙风,不可能……”风枫带着不信的神色道。
  “是真的,不信你可以去问我爸爸、妈妈?”龙华的脸上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,绝对可以让任何人相信其说话有多真诚。
  “真的是这样的吗?”
  “绝对是这样的。”
  “那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,还有你为什么出来在这里?”
  “我刚从老家来这里,闲来无事就想看看我华夏共和国的首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哪想听到了枪声,整个人都被吓傻了,后来……呜呜……美女警察你为什么要对我开枪吗?我是人啊!而且是正宗的华夏人,站在这里不犯法吧?为什么要拿枪打我,不知道人家很怕吗……”越说龙华脸上就越委屈,泪眼汪汪的看着脸色越来越红的风枫,最后,整个人都扑在一脸不好意思的风枫身上,脑袋使劲的摇着头,嘴里呜呜的嗯着,像是越来越感觉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般,搞得风枫一脸通红下,只是欲哭无泪看向四周早无人影的街影,听着远方传来的警车之声。
  此时龙华心中那个爽啊!你不是很牛吗?你不是敢朝我这个救命恩人开枪吗?哼哼,不吃你几下豆腐怎么能弥补我幼小心灵的创伤,真柔,真香。让我看看什么颜色的,我擦,黑的,好白,好想咬一口……
  ..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