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2章 美女,我一分钟一百万,付钱吧?

  “那个警察先生,这个我是不是应该告他语言上威胁我人生安全,快走吧!我好怕,警察先生你必须保护我,这是一个疯子哦!动不动就要杀人!”气得失去了理智的魏国庆,哪想自己的话一出口,就被龙华抓住其中的漏洞,开始威胁起来。网
  “小子,你……”魏国庆急着团团转,想尽脑袋里以往的狠招、狠话,但硬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乘警这时也不好办,毕竟一方虽然是个穷小子,但这里可是龙港特别行政区,如果硬要把这个无耻到骨子里的小子抓走,鬼才知道他会在媒体面前说什么,那样自己还不被骂死。另外一方则是身价几十亿的富豪,得罪是得罪不起。痛苦啊!
  想了几秒,乘警决定将这个伟大的决策权交给机长,自己只是一个飞机上的乘警,美其名虽有‘空警’之称,但说到底不就是派在飞机上的小警察,这事毕竟是人家飞机上的事,应该由机长负责。
  不理两人眼对眼的人,也不管整个飞机上都在看热闹的乘客,乘警立马呼叫机长,把整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说上一遍。
  不一会,机长带着二位副手赶到,一上来得知其中情况的机长就拉着龙华到一旁,轻声道:“我相信小兄弟也是聪明人,何必为了这事得罪一个身价几十亿的富豪呢?而此事如果真的闹到警察局,相信吃苦的也是小兄弟,不若现在就放手,大家握手言和就行。不然就算他肯给你几百万,但是到了京都小兄弟认为自己有命花吗?不要把这个世界想得很光明,如此一个富豪,他背后隐藏了太多的黑暗,老哥可是为了小兄弟好啊!”
  “机长你要知道我是一个善良的人,从未进来局子里里面,也正好想去里面看一下这传说中的局子是什么样。至少这个钱有没有命发,那是我自己的事了,不劳机长操心。”龙华神色未变,向往般的道。
  “小兄弟难道如此不识抬举吗?”机长声音冷了下来。
  “我这人就是要钱不要命的人!”龙华依然很是随意的道。
  “哼!你这是自己找死。”机长转身,声音冰冷,像是懒得跟龙华如此不识好歹、不知生死的人再说话。转头,微笑拉着魏国庆在一旁说了一二分钟。最后,满脸阴冷的魏国庆直接开了一张五百万支票给龙华,不过看向龙华的眼神要多狠毒,就有多狠毒。
  龙华却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魏国庆的眼神般,微笑的接着魏国庆手中的支票,轻轻的一谈,大大方方的说了一声:“谢谢!”
  “哼!”机长和魏国庆两人同时一声冷哼,向里面走去。
  已经坐下来的龙华却是看都没有看,把支票随意的放进口袋之中,又开始回复先前那种懒散的状态之中。旁边一直笑眯眯看戏的尤物,此时却再次出声:“我说帅哥你利用姐姐大赚了一笔,姐姐这个被利用的人怎么也得分点小利吧?”
  “哦,要多少?”
  “随随便便给个二百万就算了。”
  “你抢钱啊!”
  “你还敢说姐姐我抢钱,看看你自己,五分钟的时间,硬是抢了五百万,真是胆大包天。如果姐姐猜的不错,帅哥你在机场绝对会遇到点意外,可惜啊!刚刚到手的五百万怕是没命用,要不就给都给姐姐算了,到时帅哥你挂掉了,姐姐保证给你办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。烧个几万亿钱给帅哥你这个要钱不要命的魔鬼用……”
  尤物此话一出,一直没从正眼看过尤物的龙华,终于睁开双眼,静静的眼前这张距离自己不过三十公分的脸,露出淡淡的微笑:“”
  碰!一脸期待的尤物被龙华的声音一语轰在座位之上,眼泪滚滚怨道:“你这个没良心的魔鬼,亏姐姐刚才还担心你,竟然连姐姐都不想放过。要钱没有,要人有一个,要不要?”
  “不要?”
  “为什么,姐姐哪里不好了吗?”
  “哪里都好!”
  “那为什么不要?”
  “为什么又要?”
  “你……”
  “别你、你、你了,直说吧?为什么找我,不要说什么自己不是故意、也不要不承受,更不要拿你这一身骚来掩饰。不然……嘿嘿!”龙华却是懒得再跟眼前这个尤物纠缠,单刀直入问道。
  “姐姐哪有……”
  “从美女你进入机场开始,你的目光就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上;而现在美女你的位置竟然与我同座,如此我还不能确认的话,那就没必须在这个世上混了,都是年青人,有什么话不可以明说?”
  “嘻嘻……真是一个聪明的小弟弟,竟然知道姐姐特意为你来的。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姐姐我感觉到寂寞、空虚、无聊啊!所以想找一个好玩点的男人解解闷,整个机场之中,只有小弟弟最有意思,一身垃圾衣服行走在一群自以为是的人之中,却是显得如此淡然,看似懒散的行为之中,却本能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,如此好玩的男人,姐姐岂有放过!小弟弟你就从了姐姐吧,来抱抱!”话落,不顾时刻一双双注视着这里的目光,尤物伸开手双,直接向龙华抱去,庞然大物的双峰,更是不断的起伏,雪白一片。
  龙华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,虽然对没有爱的**没有多少兴趣,但是送上门的豆腐。不吃白不吃。整个人一缩,头恰好横进尤物的双峰之间,不断的摩擦,机会有了之时,用嘴狠狠了咬了这诱人的东西一口。满嘴含香,很舒服,弹性更是很好。
  “嗯!”尤物想不到一直表现的对自己没有一点兴趣龙华,竟然敢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吃自己的豆腐,带着动情与愤怒的嗯声,从鼻子发出,无数眼睁睁看向这里的男人,仰头望天,没办法鼻血来了,不这样怎么行呢?
  ..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