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9章 我依然是龙华,我亦不再是龙华

  华,我走了!如果恨沫儿,那就恨吧?但请原谅沫儿必须离开的理由与无奈。网这个世界永远不是华眼中那样的单纯、美好,它的构造是由太多的东西组成:丑与恶、善与美……我们亦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中的一员,生长在这个复杂的世界,有太多的牵挂,让我们无法独善其身!
  离开,不代表永远的离开,更不代表忘记!只是一种选择,为爱而选择。如果爱沫儿,请不要去找沫儿,就是沫儿唯一的请求!沫儿会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下,默默的祝福华;默默的努力,期待有一天能够摆脱无数的牵挂与华相见,那时,沫儿将永远和华在一起,就是天毁地灭亦不能让沫儿分开。
  请相信沫儿!
  请爱沫儿!
  请想念沫儿!
  沫儿的努力需要一个理由,所以请华好好的保重自己!
  ……
  “为什么,为什么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……”龙华紧紧的抓住手中的纸,无声问道。泪水第一次出现在龙华的眼中,一滴、二滴、三滴……就这样,掉着,龙华就像是一个只会掉泪的石象,其余的生命特征一切都消失了。
  “原来自己也会掉泪!”
  “原来自己的心也会痛!”
  “原来自己也会真正的爱上一个人!”
  “哈哈哈哈……龙华,你哭了吗?你痛了吗?你怕了吗?你不是自诩天下没有不敢做的事吗?怎么不擦掉那无用的眼泪,撕碎手中东西,冲进人海之中,用尽自己的所有手段去寻找呢?为什么龙华你不能?不能如此做的龙华还是龙华吗……”
  想了心中,自己与自己对骂了不知道多少遍,直到夜幕降临,龙华依然是那个样子,没有任何移动。七彩的灯光,自动浮现,只是少了那一道穿着白裙,有如天仙般的少女。少了那一个带着纯朴笑容,有如大山孩子般的少年。
  一夜之间,一切都变了。王沫儿变了,龙华变了,或许灯光没变,但是没有人影的灯光,再美亦能如何呢?又是一夜,还是那个姿式,似乎还是那个早晨,那个带着甜美笑容醒来后,却突然发现佳人已去,仅留一片白纸悬空的早晨。
  “我美吗?”一道似乎从天际响起的声音,传入龙华的脑海之中。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如此,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……
  缓缓的站起身来,对着繁华的龙港大地,龙华突然给予最为纯朴的笑容,伸开双手,我亦能拥抱天下。
  ‘或许对于我们双方来说,一个人选择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!沫儿不是沫儿,我亦不是我。两人心中背负了太多事情的人,最后的结果又会怎么样呢?沫儿,你在哪里!你在干什么,知道真正的龙华在想你吗?从现在起,龙华将是真正的龙华,不是一个带着虚我面具,装成纯朴人家孩子的龙华,要笑就笑得大大方方,要玩就玩得痛痛快快。我是龙华,经历了真正爱情的甜与恨后的龙华。’
  还是穿上那一身三十块华夏币一件的衣服,抽上一支无嘴无牌香烟,龙华随意的在路边小摊上吃上一个早餐,打个的士。直接向龙港国际机场而去。
  历时将近四十天,龙华终于再次踏上回内陆的飞机。
  依然是等待,依然是一个一个对龙华纷纷议论之人,可是此时的龙华真正的没有听到,懒得去听,不屑去听,亦不想去听。
  静静的等待、安静的上了飞机。龙华懒散的躺在坐位之上,看着行行**的人,走进飞机之中。
  突然一股全世界最有名香水‘男人的罪’的香味,带着对男人无尽的诱惑飘然而至,让在场所有男士的精神不由的一震。
  龙华亦不例外,转头看去,只见一双可以秒杀所有男士的长褪浮现在龙华的眼色,本能的往上,向前、向前,直到最后的关头,龙华才看看点点布料,遮住了这对美腿最诱命的部位。再往上,真皮小衣包裹着一对波涛汹涌的巨大物件。太大,可以瞬间把男人弱小的脑袋完全包围着,往死里塞。看到这里,所有男人都会不自觉的开始吞口水,但是如果再往上的话,绝对可以让在场的所有男人开始自然的生理反应。当然如果有老婆在身边的话,就不得不注意点了,心里念念佛经。
  红而不腥的嘴唇,在灯光下反射着如同梦幻般的光芒,似乎不断的发出魔鬼般诱惑声音,吸引之所有男人的目光,再往上看,一对有如水晶般的双眸,睁得大大的,时刻放射着一道一道可以电倒一片男人的诱惑之光。
  这是一个天生的尤物,身体无论哪处,都在拼命的释放着似乎与生俱来的媚力与诱惑力。
  古有一女而倾国,此女则可一笑而倾世。不应出来在天地之中,这是罪,美丽之罪。
  龙华用力的看了两眼,转过头来,依然是那样懒散躺在坐位之上。不是龙华不心动,说实话,如此女子任何一个男子看到都会引起本能的冲动,这是一种生理上的反应,不可抑制。可是龙华倦了,真的倦了,以前太多因为**的**,到头来自己得到的又是什么?人不是一个机器,活塞运动的意义亦不仅仅只是享受**与生理带来的快感。
  爱与爱、心与心、**与**等等无数情绪交织在一起,最后化为一股最为原始的冲动,登上快乐的巅峰才是现在龙华所求的。
  或许也只有龙华这种真正**过自己**的人,才能在体验了爱与爱、心与心、**与**交织在一起带来的快感之后才会如此倦。就如杀戮!
  **,对于龙华来说,随时都可以将它无限制扩大,亦随时都可以用有涛天江水般的理智,将它沉没于无尽的深渊之中。
  “嘿,可以让一下吗?”这是魔鬼的声音,每一个字都能勾起男人内心最强的渴求。本能的冲动,更是微微一叹息就可引起。
  “哦!”龙华却仅仅只是看了一眼,很是缺乏兴趣的哦了一声,把身体往外一移,让出一个从的地方,让这个魔鬼般的女子过去。
  “谢谢!”女子弯下腰,露出一片可以迷到任何男人的雪白,吐着有如**般的热气。
  ..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