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老狐狸

  正是噜噜的遁术。
  水月坐在三人中间,正全力开辟仙府,她脸上露出一丝笑意。仙府已经开辟出一半,再给她一夜就能彻底开辟出来。
  而这时。。。
  空气中杀气一闪,苏动整个人便出现了,他手腕一抖,左手破天剑,右手脱凡灵剑同时刺去,那逼人的杀气让周围空气都凝固了。
  剑势更是忽明忽暗,眨眼就出现在水月面前。
  “死吧。”苏动脸色一喜。
  可就在此时,三股浩荡威压齐齐逼来,直接将他整个人禁锢了,破天剑脱凡灵剑更是滞在空气中。
  “哎,苏少主还是别白费力气了,你这遁术固然玄妙,但你出手的气息我三人还是能扑捉到的。”独眉老人叹道。
  “放开我。”苏动大吼,眼睛都红了。仇人就在眼前却杀不了,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吗?
  独眉老人摇摇头。他也想水月死,可毕竟发过誓,没谁敢去质疑天道之力。
  “啊啊。”苏动头发都竖了起来。
  “这小子遁术确实神奇,无奈修为太低了。”邱彪笑道。旁边独眉老人,元华居士也笑着点头。
  对。
  修为永远是最重要的,法门,神通,法宝等都是其次,三人谈笑时,苏动眼睛慢慢亮了,他神识一动,隐藏到现在的脱凡灵刀徒然出现。
  “死。”苏动爆喝,脱凡灵刀当即化作一道血光,直直刺向水月。
  这就是苏动的计划。
  他当然知道遁不过去,但他有两种脱凡灵体,就算脱凡灵剑被禁锢,脱凡灵刀却还可以用神识控制。
  “两种脱凡灵体,这怎么可能?”三大首领同时起身,瞪大眼睛惊道。脱凡灵刀一闪就刺向水月丹田,三人再想阻止已经慢了。
  “终于要死了,肖师弟,你安息吧。”苏动脸上露出笑容。
  嗤!
  脱凡灵刀嗤的刺在水月丹田处,可水月丹田徒然爆发一道金光,脱凡灵刀被生生挡了起来。
  “这。。。”苏动一惊。
  三大首领也惊了。
  开辟仙府时,丹田**都脆弱得很,别说神兵利器,怕是凡兵都能刺穿了,可现在。。。
  “你以为能杀我?就算拼着仙府只开辟一半,我也不让你如愿。”水月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  苏动抬眼看去。
  盘膝坐着的水月已经站了起来,整个人都散发着仙气,但脸色却略微苍白。
  “难怪。
  想想也是。
  飘渺门这一庞然大物,要什么宝贝没有?
  “我同意。”邱彪先点头。
  “我也同意。”元华居士也点头了。
  “那就这样说定了,等会水月要杀苏动的时候,我们一起松开束缚。”独眉老人直接道。
  。。。
  。。。。。
  “苏少主,你先听我说。”
  苏动耳中忽然有声音传来,他不动神色的听着,听声音正是身后那老人传的。
  “水月要杀你,但我三人决定放你,等会水月如果出手,你就拼命跑,水月与我三人有过约定,我等助她渡劫,她交出麒麟火来,现在麒麟火在你身上,只要能躲过明天,水月必死无疑。”独眉老人传音道。
  苏动目光一亮,他没想到这三人会帮他。
  “但是有一点,我希望你能借助飘渺门之力,助我们三大势力发展成门派,如果同意,你就点点头。”独眉老人传音道。
  苏动当即点头。
  助势力发展成门派?这对飘渺门而言太简单了。
  “点头?你这是希望我杀你?”水月笑了,咯咯笑着。
  “那你就去死吧。”水月脸色徒然冰冷,手掌弥漫着仙力呼呼拍向苏动脑袋,而同时,苏动顿觉身上束缚力全部消失了。
  “跑。”苏动身子一扭便躲过了水月的手掌,化作月光逃向远方。
  水月一愣,随即怒气冲冲瞪向独眉老人三人。
  “你们做什么?”
  “仙府劫威力太大了,现在还影响着神识。”独眉老人摇摇头,他早就想好了说辞。
  “我发过誓的,渡劫后将麒麟火交给你们,现在苏动跑了,你们是要我死?”水月冷冷质问。别说她一个仙府修士,就算大乘期修士也奈何不了天道之力,说着水月身子一晃便追了上去。
  要明天之前取不回麒麟火,天道之力就会降临,她当然急。
  看着水月急冲冲追去,元华居士脸上露出一丝笑意。
  “你个。”元华居士指着独眉老人笑道。
  “现在还不是得瑟的时候。”独眉老人摇摇头。
  “全力助苏动逃亡,一名准仙府修士的追杀可没那么容易躲过。”
  的确。
  苏动才八年脱凡修士,而水月却是准仙府修士,想坚持逃亡一天一夜?这根本是难如登天。
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