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四大势力

  “我是。”苏动冷冷看着水月,肖潜越痛苦,他对这女人的恨就越大。
  “你就是苏动?”水月看了苏动一眼,妩媚笑着。
  “听说你是飘渺门门主苏德的儿子,咯咯,大人物啊。”水月咯咯笑道。
  “你是谁?”苏动眼神冷漠。
  呼呼。
  光罩内烈火越来越浓烈,旁边肖潜蜷伏在地上剧烈抖动着,口中啊啊发出惨叫声。
  “我?”水月面颊徒然冷了下来。
  “你前几天杀的朝元,是我师弟,是我道侣,你说我是谁?”水月脸上出现恨意。从在仙家门派起,她和朝元便一直在一起,到如今都二三十年了,两人间是一种依恋的爱,但现在。。。
  水月眼睛瞬间湿润了。
  “你杀了朝元,我要折磨你,将你折磨至死,哈哈哈。”水月撕心裂肺的笑着,白皙面上却有泪水滑落。折磨死了又如何?朝元,她最心爱的师弟,道侣。。。
  还是回不来,回不来了啊。
  “你师弟品姓不好,怪不得谁。”苏动眉头一皱。他和朝元斗法,说好输的一方按规定离开,但那朝元最后却恼羞成怒要杀他,他只能下杀手!!
  “死,我要烧死你,和我师弟去陪葬吧。”水月疯狂了。
  她神识一动,乳白色光罩内烈火呼呼升起,龙卷风般将苏动肖潜两人笼罩在内。
  “啊。”肖潜全身颤抖。火焰温度太高了,仅仅刹那,肖潜脚掌便开始融化,这是真正的魂飞魄散,连灵魂都一起烧了。
  “啊啊,师兄救。。。
  苏动软软倒地,旁边肖潜整个人都被烧成了灰烬,苏动坐在那,身前有一小团白灰,正是肖潜的骨灰,**没了,灵魂也没了,这是魂飞魄散的状态!!
  “师弟,是师兄害了你,对不起。。。对不起。”苏动喃喃着,眼中泪水滑落。
  麒麟火温度太高了,不一会儿,苏动的脚掌也开始融化。
  可随即仙凡圣体防御力量直接浮现,那脚掌便又长了出来。要知道入门境界的仙凡圣体已经能重聚肉身,这麒麟火是厉害,但有仙凡圣体在,苏动也不至于直接被烧的魂飞魄散。
  。。。
  。。。。。
  古堡外。
  水月缓步走出,外边正有三人等着。
  北荒春域外围有,水月天,天罡宗,楼月台以及双鹿门,这基本瓜分了北荒春域外围的荒芜之地,其他小势力尽皆依附在这之下。
  外边这三人正是天罡宗,楼月台,双鹿门首领,个个都是十九年脱凡修士。
  四大首领有一共同点。
  尽皆是仙家门派弟子,隐藏的仙家手段也是层出不穷,如仙家卷轴,又如仙家阵法,符{?等。
  “怎么样?那小子死了吗?”一青衣中年人笑道。
  这中年人手持一青色扇子,呼呼摇晃着,颇有几分文士风采,正是楼月台首领,自称文华居士,外人却喜欢叫他---恶魔。
  “那小子体质强悍,怕是修有护体法门,短时间死不了,不过和他一起的想必已经化作灰烬了。”水月妩媚笑道。
  一想起苏动那痛苦的样子,她就直想笑,仇人越痛苦,她就越高兴!
  “你这折磨人的手段可真吓人。”文华居士摇摇头。
  “哟,你说这话也不脸红啊,我们的文华恶魔。”旁边一剽悍汉子嗤笑道。
  这汉子一身肥肉,脸上全是剽悍凶狠之色,正是天罡宗首领---邱彪。
  “闭嘴。”文华居士眼睛一瞪,他最讨厌别人叫他恶魔了。
  邱彪眼睛也瞪了起来。
  四大首领平常看起来和和气气,实际都看对方不顺眼,当然也有例外,水月这妖娆美妇人却是其他三大首领都要巴结的。
  一来这水月仙家手段众多,无论势力还是实力在中都属最强,二来,文华居士和这邱彪都想上水月的床!
  “你们都少说两句,水月你此次叫我们来,究竟为了何事?”双鹿门首领终于说话了。
  这是一个白袍老者,身上仙家气息甚浓,但眉头却只有一条,因此外人叫他---独眉老人。
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