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葬

  伍德听的目光一亮。
  其实早在飘渺门一分为二时,整个北荒春域就分成两个战场,一为老一辈苏德秦风之战,一为年轻一辈苏动秦明之战。
  秦风偷走大量飘渺门修炼秘诀,苏德自然率领一群仙府修士追击,双方打的不可开交,异常激烈,但年轻一辈的领头人,秦明苏动却并未出现。
  如今苏动被秦明杀死的消息要是传出去,那对秦德一方影响就太大了。
  “妙,少主果然妙。”伍德由衷夸奖。
  “凶兽圈养进行的如何?”秦明看了眼城池深处,忽然问道。
  “凶兽姓子太暴躁,一天最多只能圈养一头。”伍德摇摇头,很多凶兽都是宁死不屈的,有时候一天甚至还制服不了一头。
  “光明城那边似乎发现了什么。”秦明眼神微冷。
  “的确。”伍德点点头:“我们安排在狼牙森林外围的棋子已经被杀了大半,不过他们似乎以为我们在练兵。”
  “小心点,这是父亲特别交代的事情,可别办砸了,至于外面的棋子。。。只要此地不暴漏,死一些也无妨。”秦明淡淡道。
  两人都不知道,光明城不仅知道了他们在圈养凶兽,甚至张天等人已经往这边赶了过来.
  。。。
  。。。。。
  狼牙森林中域,重重森林间。
  一小村庄很是和谐的坐落在此地,村内共有百来户人家,约三四百人,偌大的狼牙森林中域,也就这么一个村庄,临近的村子最近也在狼牙森林外围,相隔甚远。
  村民们平曰叫这村庄为---和谐村。
  村口。
  三百多村民全聚集在此地,个个脸色悲痛,前方是刚赶回村的村长傻蛋等人。。。
  “罗天,你过来。”石坚眉头皱着,将村长拉到一旁角落内。
  这村长正是叫罗天。
  “难道你忘了,外人是不能进禁地的?”石坚看着村长道。
  “那怎么办?少年为了救傻蛋三人变成这样,难道能眼睁睁看着他死?”罗天叹了口气,他也无奈,左右为难。
  “那也不能送进禁地啊,老祖宗的话我们不能不听。”石坚摇摇头。
  他姓子是和蔼可亲,但在规矩这方面却格外看重,是什么就是什么,谁也不能违反。
  “大饼不能白死,秦明的具体身份只有这少年知道,于情于理,绝对不能让他死。。”罗天瞪着石坚。
  石坚身子一震。
  大饼。。。
  多么善良乖巧的孩子啊,就这么死了。还死的不明不白。。。
  “罢了。”石坚摆摆手,脸上也出现丝丝冷意。
  “你说的对,大饼不能白死,我们要找那秦明讨个公道,咱们村民是善良,却也不是能任人欺负的。”石坚哼道。
  “对,讨公道。”罗天狠狠点头。
  “我看那少年还能撑段时间,先把大饼了,办个礼。”石坚叹了口气。
  。。。
  。。。。。
  最终大饼还是和他父母在一起,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,两个老人在大饼坟前待了整整一个下午,就那么看着大饼的墓碑。
  天色渐晚,临近黄昏。
  和谐村旁一田地上。
  “小饼子,和你父母团圆了,可别忘了我们两个老家伙,别忘了一村的村民啊。”罗天声音嘶哑道。
  石坚眼睛当即就红了。
  阴阳相隔,永远是最催泪的,凡人如此,修真者亦如此。
  “我们走吧,再等段时间,那少年估计真撑不住了。”石坚又看了一眼墓碑,摇头道。
  “放心,早就给他吃了催命丹,人死不了。”罗天说着,当即就转身向村口走去。
  石坚听的一愣。
  半响。。。
  “这老不死,原来早就准备将那少年送进禁地,就算我否决,他也是送定了啊。”石坚张了张嘴,最后化作一句怒冲冲的话。
  “老东西,你还将不将我这副村长放眼里了。”
  说着,也跟了上去。
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