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一月

  九天风云剑诀基础之境,这完全是一种新的境界!
  大荒修仙者,以剑修为最纯正,剑诀威力也最大,现在的苏动,凭借流星月影步,九天风云剑诀,仙凡圣体这三**门,完全能与脱凡修士正面硬抗不落下风,甚至能直接击杀。
  论速度,论体质,论法门威力。。。
  他都非同凡响!
  “百道剑光,足以击杀任何大意的脱凡修士。”苏动笑了,聚气修士能击杀脱凡修士,他的确该自傲。
  “现在整个北荒春域都乱了,二十座城池,甚至摘星楼管辖的十三座城池都有大规模斗法。”苏动深吸一口气。
  疗伤!
 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疗伤,等实力恢复巅峰,他便也能参与那一场场大规模斗法。
  “十五座城池,那秦风胃口不小。”苏动冷笑道。十五座城池,几乎等于大半个北荒春域了,单论地理面积,秦风已然算是这北荒春域半个霸主。
  。。。
  很快过去。
  这一曰天朗气清,阳光明媚。
  赵家府邸,苏动的院落内。
  嗤嗤!!
  苏动手持破天剑,连连挥舞九天风云剑诀,百光剑光团团围绕着他,只是刹那,那百光剑光便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,咻咻咻,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刺耳的破空声。
  其中十五道剑光尽皆轰在木门之上。
  轰!
  周围月光一闪,苏动整个人便直接出现在赵天身前。
  “好快的速度。”赵天一惊,忙后退,身子完全化作一道残影。
  “当心。”苏动低低喝着,手臂一抖,破天剑轰然刺出,直接变作百道剑光尽皆笼罩住赵天。
  “师兄,你。。。你。。。”赵天惊呆了。
  他之前面对两道剑光还不觉得什么,现在面对这百道剑光,直接就被那恐怖威势吓傻了,这一剑,这百道剑光。。。就仿佛一座巨山压了过来,那沉重的压力,让他呼吸都困难万分,面色更是惨白之极。
  赵天想逃,却怎么也移不开步子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道剑光扑过来。
  苏动手臂又是一抖,百道剑光顿时消失,重新变作了破天剑,直直指在赵天喉咙处。
  “师兄你这是耍赖,我法门都没来得及施展,胜之不武。”赵天忙叫道。在九天风云剑诀剑光笼罩下,他根本来不及施展法门,更不用说逃跑反抗了。
  “如果这是生死战,你已经死了。”苏动淡淡道。
  赵天张了张嘴,却无话可说。
  对,生死战本来就残酷无情,根本不会和你讲感情论道德,能用一招杀你,绝不会拖到弟二招,赵天忽然就明白了,自己这点实力去参与大规模斗法,根本就是找死。
  “我明白了。”赵天苦笑。
  “好好修炼,以你的资质,迟早能在这北荒春域,甚至整个北荒大放光彩。”苏动拍拍赵天肩膀。
  “嗯。”赵天猛点头。
  闯出一个威名,这几乎是每个修炼者的梦想,像苏动前一世,就用血腥杀戮闯出了一个大大的威名---杀神。
  。。。
  。。。。。
  院落门口人影一闪,赵家族长赵不怀直接冲了进来。
  “少主,少主,大事不妙。”赵不怀连叫道。
  苏动赵天对视一眼,心同时一沉。
  “何事?”苏动忙问道。
  “你昏迷的一个月,飘渺门上的大人物,也就是你父亲等人派出仙府修士将卧虎城那群修魔者剿灭,却被城主燕南飞逃了,那家伙阴险狡诈,不知藏在什么地方。。。就在刚才他出现了,一出手就打死阻拦他的两名长老,现在已经冲到城门口,想来是准备逃出卧虎城。”赵不怀喘着粗气急道。
  “燕南飞?”苏动目光一冷。
  “对,我想了想,整个卧虎城也就少主你能制服他。”赵不怀道。
  “还想逃出卧虎城?找死。”苏动冷哼一声,身子一抖便消失在原地。
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