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逃出生天

  破天剑刚一出现,四周道道天地灵力直接就沸腾了起来,以破天剑为中心,尽数向八暗将刺去。
  “这是?”八暗将眼神一凝,猛一看向苏动,只见一漆黑长剑直直刺来,一股股仙家法宝的气息扑面而来,那狂猛涌来的力量像要将他摧毁一般。
  这剑,竟然能威胁到自己。
  八暗将当即就惊了,惊怒之极!!
  “混账。”八暗将一把将若昔甩开,他此刻也顾不得斩杀若昔了,那苏动手上的剑竟然散发着仙家法宝的气息,他不得不全力以赴。
  仙家法宝啊,就算脱凡修士,也难以抵挡住仙家法宝的威力,即使仙家法宝没了阵法之威!!八暗将神识一动,两道脱凡灵体当即合二为一,重新变成一把巨大黑剑。
  “死吧。”苏动咬牙冷喝。
  他整个人变做一道月光,徒然出现在八暗将身前,九天风云剑诀由上而下唰唰刺了出去,破天剑也亮起了白芒。
  八暗将被迫躲避。
  他方才的确大意了,以为能以一己之力将两人一同斩杀,没料到苏动手上还有这等宝贝,这一大意下,直接就被苏动近了身,而论近身战,拥有仙凡圣体的苏动,从哪方面看都不会怕了他。
  “死。”
  破天剑连连刺出,苏动整个人便绕着八暗将旋转,这一出手,几乎没给八暗将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  破天剑太锋利了,八暗将根本不敢以脱凡灵体去对抗,没有了脱凡灵体优势的他,在苏动面前连平常的聚气修士都不如。
  这一茬,局面完全变了个样,祭出破天剑的苏动,还在近身的情况下,完完全全是将八暗将压死了打。
  几番交手,八暗将都落了下风。
  噗嗤!
  破天剑光芒一闪,被苏动从左边刺了过去,而八暗将右边是一棵大树,躲?肯定是躲不过去了,施展流星月影步的苏动也绝对不会让他躲过去。
  只能硬抗,不抗就是死。
  “你欺人太甚。
  苏动靠着几样威力惊人的法门,成功斩杀八暗将,而就在八暗将身死的刹那,其怀中那残黄色精气符光芒一闪,竟然自动爆炸开。
  道道阵法之力消散开,很快流向四面八方。
  “糟了。”苏动脸色一变。
  旁边若昔正一脸惊喜的看着苏动,能逃过这一劫,她还是很高兴的,谁不想活着呢?心中还很是震惊苏动的修为,竟然能斩杀脱凡修士。
  一听此言,俏脸当即也是一变。
  “怎么了?”
  “这精气符,竟然与他神识连在一起,他一死,神识一消失,这精气符就自动爆开了。”苏动皱眉道。
  “那又如何?”若昔并不知道精气符的作用。
  “这符{?乃精气符,里面有关于精气的阵法,只要一爆炸,另外手持同样精气符的人就能立马感知到,也就是说,很快就会有人赶到此地,这家伙的死讯,已经被其他人得知。”苏动脸色阴沉。
  “这脱凡修士还有同伴吗?”若昔惊住了。仅仅这一人,便让他们差点身死,要是还有同伴,那。。。恐怕逃亡还远远没有结束。
  “走,马上走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苏动当即道。
  “这卧虎城我们也不熟,能逃去哪里?”若昔俏脸上满是苦涩。的确,现在整个卧虎城全城封锁,城池大阵将城池完全封困,他们能逃向何处?
  “不管去哪里,先离开此地,只要我们活着,就有出城的希望。”说着,苏动身子一闪,便向这树林深处掠去。若昔在原地迟疑了下,也跟了上去,两人很快消失在茫茫树林中。
  而就在两人消失后不久,这古井四周,一连出现了九个黑衣人,正是暗旗三队其他九人,此刻九人都看着八暗将的尸体,眼中有着刻骨仇恨。
  “老八死了。”排名第一的大暗将看着八暗将的尸体,许久许久,深深吸了口气,淡淡道。
  旁边八人一言不发,就那么静静站着。
  “我们十兄弟,自从主上召集到如今,已经整整十五年,在一起十五年了。”大暗将声音很缓,像在怀恋和八暗将在一起的曰子,其他人也静静听着。
  队长说的不错,他们出生入死整整十五年了,其中的兄弟情谊,又岂是外人能明白的?
  “但现在,老八死了,被一个毛头小子用阴险手段杀了。”大暗将声音徒然变冷。在他看来,八暗将乃脱凡修士,区区两个聚气修士只可能是施展了阴险手段才能杀得了老八。
  “这仇,我们必须报,不管是为了主上的计划,还是为了老八,那叫苏动的小子,必须死。”大暗将冷冷道。
  “死。”其他八人也跟着冷喝,脸色狰狞。
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