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城池大阵

  流星月影步固然快,但那燕南飞可是脱凡修士,身法上只是略逊于苏动,要是再带个女人。。。
  这种情形根本容不得苏动多想!多想就是死。
  “时光逆行。”苏动当机立断。
  丹田内时光轮盘发出蒙蒙青光,在附带法门===时光逆行的威力下,四周环境刹那间变了个样,正是三秒前苏动刚刚破阵的那会。
  “来不及了,争取一分是一分。”
  苏动二话不说,直接就奔出了城主府,如之前那今曰之辱,来人必百倍还之类的狠话,却也是来不及说了。
  当苏动冲出城主府外的街道时,恰恰碰上赶来的若昔。
  “走。”苏动一把拉住若昔,两人飞一样逃向远方,燕南飞等人这才从城主府出来,两人却是已经逃远了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  时光逆行的三秒时间,硬生生将这时间差距拉了开来,救了苏动若昔两人一命。
  城主府外。
  燕南飞以及另两名侍卫脸色都阴沉得很。
  一个脱凡修士,三个聚气修士全力以赴欲留下苏动,却反被苏动杀一人,重伤一人,这种耻辱!!!
  “混账。”燕南飞目光阴冷到极点。
  “城主,大哥死了,直接被刺穿了心脏。”刀疤侍卫声音悲痛的道。
  “这仇我们必须报。”另一名侍卫也道。
  “现在最关键的不是这个,而是。。。。我认得那女人的背影。”燕南飞低沉着声音道。
  他因为时光逆行,只见到了若昔的背影,修炼者眼力普遍都好,一下就将若昔的背影与另一人重合。
  “是谁?”两名侍卫皆一愣。
  “若昔,飘渺门的若昔,我白天见过她一次。”燕南飞直接道。
  。。。
  。。。。。
  卧虎城东百里外,有一片幽深的小树林,苏动若昔此刻便在这小树林内,半小时的逃命,让得两人皆是气喘吁吁。
  良久。。
  若昔好奇的目光转向苏动。
  “你是谁?”沉默了好一会,若昔忽然问道。
  苏动叹了口气,直接将银白色面具摘了下来,他原本就在燕南飞手上受了伤,又经历半小时逃亡,月光下的脸有些惨白。
  “苏动。。。真的是你?”若昔握住了小嘴,她猜测的竟然没错。
  “废话等会说,我发现了一些东西,要即刻禀报飘渺门,把你传音石借我一用。”苏动直接道,他的传音石早在斗法的时候轰碎了。
  “好。”若昔干脆的掏出传音石来,苏动神情太凝重了,她不得不在意,而且方才斗法之激烈,她在去的路上就感受到了,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。
  “咦?”若昔惊咦一声,惊愕的目光仔细看了看手上传音石。
  “怎么了?”苏动一愣。
  “传音石没用了,像被什么力量隔绝了一样,我神识根本进不去。”若昔惊道。
  神识进不去?
  苏动眉头一皱,随即一颗心缓缓沉了下去,神识进不去传音石,只有两种可能。一,传音石损坏了,但看这传音石色泽外表都完好无损,自然不可能损坏,那就只能是第二种可能姓了。
  有外面的力量在影响传音石!
  半响。。。
  “暂时,我们恐怕是出不了这卧虎城了。”在若昔困惑目光下,苏动叹了口气。
  “为什么?”若昔忙问道。
  “有人用阵法隔绝了消息传播,我所料不错的话,应该是,这一旦布下,要是没有足够的修为,就算你会飞,也闯不出去。”苏动眉头紧皱,解释道。
  他当然知道。
  前世他以一己之力灭杀了摘星楼麾下十三位城主,几乎每座城池都会开启绞杀他,自然对这阵法极为熟悉。
  “卧虎城不是我们飘渺门下的城池吗?谁敢在飘渺门眼皮底下撒野?”若昔不解道。
  苏动摇了摇头,这若昔还是太天真了啊。
  “卧虎城的城主,是个修魔者,而且我敢肯定,飘渺门管辖的其他十九座城池,或多或少都出了问题。”苏动缓缓道。
  若昔当即就懵了!
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