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天道状

  飘渺峰,前山,飘渺宫第一层。
  苏德,黑木老人,秦风,等诸多长老侍奉都在此地,连苏动,秦明,若昔等身份不凡的小辈也聚集在此。
  整个大厅,只有苏德一人坐在首座上,其他人全站在宫殿中央。
  “今曰,乃荒元1844年,九十二年前,我坐上这门主之位,这一晃眼,就要百年了,召集尔等前来,主要有一事。”苏德坐在首座之上,环顾四周淡淡道。
  众人都认真看着苏德,想听听究竟是何事,竟然叫这么多人前来。
  唯有苏动,站在飘渺宫一角落,小脸微微沉重,他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甚至眼前这一幕幕,都深深存在他记忆当中。
  “再过八年,我这门主就要退位让贤了。”苏德缓缓道。
  众人听的点头,每一代门主,甚至长老,侍奉之位,都只能当一百年,这是飘渺门祖训,可谓百年一换。
  “我们飘渺门自古就有规定,谁实力最强,谁就有资格当门主,八年后,你们年轻一辈,也要争上一争,争这门主之位。这和立誓没什么两样,大荒最忌讳的就是随便发誓,凡人还好些,修仙者要是随意立下,那十有**会灵验。
  所以不是特殊情况,修仙者绝不会轻易立下。
  “?我们这类人不能随便立,你难道不知道?”秦风脸色很难看。
  “不立?你莫非是想曰后反悔,还是对你儿子秦明没信心。”苏动轻笑。
  “谁说的,立就立,不就是么。”秦风冷哼一声。
  当即,有人拿来白纸,白纸上灵光流转,正是灵纸,这灵纸是立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,只要双方用神识将誓言镌刻在灵纸上,再将灵纸用真火焚烧,消散于天地,这便算立下了。
  神识烙印,也会永久留在天地之间。
  “动儿。。”苏德欲言又止。
  “没事的父亲。”苏动用眼神示意。
  苏德目光闪烁,最后终究没出声。
  自从苏动突破聚气修士后,他整个人都轻松了一大截,原来担心的种种,现在也放下了,这也是苏德沉默的原因。以苏动现在的修为进展,八年后那秦明有一战之力?
  在那道道目光下,苏德秦风两人分别立了,上面写的很清楚,曰后谁敢违背誓言,必将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,这已经是最毒的了。
  秦风父子脸色阴沉的离开了。
  “诸位,该说的我都说了,八年后会有一场龙争虎斗,回去好好修炼吧。”苏德下了逐客令。
  当即,宫殿之人陆续离开,只有苏德,苏动,黑木老人三人在此地。
  “动儿,你这次莽撞了。”苏德坐在首座上,眉头紧皱。
  “是啊,太莽撞了,虽然我们都相信你,但这也太冒险了。”黑木老人也摇头。
  的确,一旦立下,那就彻底不能反悔了。门主之争,他们输不起。
  “我有分寸。”苏动深吸一口气。
  他当然知道轻重!
  前世,门主之位被那秦明夺去,那对父子简直将飘渺门当做了自家后花园,胡作非为,与修魔者勾结,方圆百里内百姓苦不堪言,对飘渺门怨气颇大。
  苏德黑木老人等老一辈实在看不贯,这才率心腹远走,从此飘渺门一分为二,整体实力也下降。
  要改变飘渺门两世因果,秦风父子这两毒瘤必须清除。这也是苏动第一步,改变两世第一个因果!
  “父亲,黑木伯伯,你们放心吧,我不会胡来。”苏动笑道。
  “你有信心就好,别让我们失望”苏德点头。
  “放心,我有把握。”
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