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穷苦少年

  寒风朔朔,宛似一柄无情的刀子,雕刻着大地,雕刻着草木,雕刻着在外游荡的每一个人。
  萧索的寒风中,琴天正在慢慢的往前移动,他的身子很削瘦,但却很坚挺,好像这世上根本没什么事情能压倒他!他浓浓的眉毛中露出一种野性与坚韧,他的脸微微有些苍白,棱角分明的脸好像是由大理石堆成的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无比的执着与强韧!
  琴天自小便是孤儿,在以武为尊的龙武大陆,他的确吃了不少的苦,如今他已经十六岁了,时间和苦难的磨砺已经将他雕琢得比同龄人更坚强,更镇静,更狂放。
  琴天就这样一直往前走,他要到的地方乃是灵州,只为了一个很美丽的女人,林思思。琴天本就出生在灵州,三年之前为了林思思,他离开了灵州,可如今为了林思思,他又再次回来了。
  他和林思思深爱,由于身份的差距他只得外出努力修炼,迫使自己变强,使自己能配得上林思思。但由于修炼条件的限制和无人指点,他至今都未凝聚出武池。
  武池乃身体内储存武之力的地方,只有凝聚出武池才能算一名真正的修炼者。
  他走时曾经许下诺言,一定会变强,回来光明正大的娶林思思为妻,可如今他连修炼一途的大门都没踏入,谈何变强?更别说带走林思思了。
  如今他回来只因为她和林思思之间有着三年之约。无论如何,他都要给林思思一个交代!他决计不能逃避。
  ……
  旭日东升,一大早琴天便来到了灵州城。
  灵州城极是繁华,街市两旁人流涌动,各种叫卖声充斥着琴天耳膜。
  “老板,给我两个大饼。”琴天走到一个摊位前,从怀中摸出摸出一块碎金币递了过去。
  “好嘞,小兄弟你稍等。”老板笑了下,拿了两个大饼递给琴天。
  琴天接过大饼,立马狼吞虎咽的吃起来,就在这时忽然从街尾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。
  那马蹄声来得好快,霎间已经到琴天身旁。岂料这时马儿忽然受到惊吓,猛地跃起,对着琴天踏来。
  “哎哟,不好了,要出人命了。”周围人看着马蹄对着琴天踏下,顿时惊叫道。
  “老子小命休矣。”琴天虽然也感应到了马蹄踏下的破风声,可这一下变故来得的确太快了,他想躲已经躲避不及了。
  “吁!”然而就在马蹄刚要落在琴天头上,琴天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跟着他只感到面门一阵寒风袭过,马蹄已经落在他身前。
  “喂,小子你找死啊,敢拦本姑娘的路。”马背上女子一声怒喝,扬起手中的鞭子呼的击落下来。鞭子上淡淡的武之力萦绕,看来她也是一名实力不弱的修炼者。看来他此番回来想娶林思思的愿望怕是又要落空了。
  林思思不愧是大家族的子弟,修炼资源绝对不是琴天能相比的,况且林思思还有修为不弱的高人手把手指点,想不进步都难了。
  只见林思思的父亲林天对着林思思身边坐着的那老者拱了拱手,笑到:“高长老,这三年来小女的修为多靠你了。”
  “呵呵,这些都是思思自己的努力罢了,老夫也只是起个引导的作用罢了。”高长老微微一笑,极是宠爱的拍了拍林思思的小脑袋笑道。
  “呵呵,师傅,多亏您老人家教导有方,思思以后一定会孝敬师傅您老人家的。”林思思亲昵的对着高长老笑了笑,接着道:“师傅,您以后就别走了,就留在我们林家了吧?”
  高长老一怔,瞧向林思思,问道:“怎么?你难道不打算随着我一起回去修炼了?”
  “嗯,我应该不回去了。”林思思嫣然一笑,心中忽然想到那道削瘦的身子,坚毅的脸庞,清澈的眼睛。他已经答应了她,三年后他一定回来娶她。那时她便是他的妻子了,自然不能再跟着高长老修炼了。
  “呵呵,高长老,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思思回来的原因,有件事我正想和你说呢。”林天笑着道。
  “哦?林家主,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。”高长老道。
  “思思如今也到该嫁人的年龄了,是时候给她找个婆家了。”林天大笑,瞧着林思思道。
  “啊,爹爹,您…”林思思秀眉的脸上忽然涌上一阵红晕,嗔道。极是羞涩,听林天这么一说,她心中再次想到那道身影,那道她魂牵梦萦的身影。
  “哦?”高长老有些诧异,旋即哈哈大笑,道:“也对,也对,是该嫁人了。”他忽然瞧着林思思,问道:“你这小丫头可从来没和师傅说过你有在意的人哦?”
  林思思脸上一红,低头玩弄着衣角,道:“人家本来就没有嘛。”
  “我打算给思思招亲,找个好女婿上门来,不知高长老对此事可有什么看法?”林天想了想,对着高长老笑问道。
  “呵呵,好办法,老夫赞同,只是思思这丫头挺可爱的,老夫还真有些舍不得她啊,也罢,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是时候了。”高长老拍着手笑道。
  “啊,爹爹,师傅。我…”林思思一听竟然是按照招亲这种方式来选择自己的夫君,不禁有些急了,忙道:“爹爹,我不想用这种方式。我…”
  林思思本来是想说:“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”,可不待她说完,便听得林天喝道:“哼,你还在想着那小子吧?他要有能力我绝对不反对你们的亲事。”他顿了顿,接着道:“思思,你答应过爹爹的,你不会像反悔吧。不然那小子的性命爹爹可就不敢保证了。”他话里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。
  “爹爹,我…”林思思心中极是害怕,眼中微微有些湿润,半晌才道:“我答应您就是了。”若是她不答应,恐怕琴天以后的日子难过了,她也知道她父亲一向的行事手段,绝不会和她说了玩的。当年若不是林天以琴天的性命威胁,林思思恐怕还真和琴天在一起了。到了如今这一步,唯一能保障琴天性命的法子就是她乖乖走林天给她安排的路子。